相关文章

商场展示传统文化节后生拍个照就离开

来源网址:http://wy-zd.com/

上台前,吴改名一直忙于编织。

▲鸡公榄表演组获得冠军。

■新快报记者罗韵文/图

民间艺人慨叹:这个时代谁还关心民间工艺?

用舞蹈展现卖鸡公榄的市俗风景,大型红木宫灯带来浓浓的文化气息,还有草编、口技等表演……日前,环市东一家高端商场举行了一场“广府达人show决赛”,数十位广府文化达人倾情表演秀绝技,可是围观的小伙伴们却没有惊呆——记者在现场看到,多数年轻人对传统的民间文化不感兴趣,拍一下照就离开。难怪有民间艺人慨叹:“这个时代,谁还关心民间手工艺?”

其实,该商场在9月15日就已启动“广府文化过中秋系列活动”,此次“广府达人show决赛”是系列活动的压轴好戏。当天,鸡公榄表演组夺冠,获得万元大奖。

记者在现场看到,超过100名街坊前来围观。可是,小伙伴们并没有惊呆。从头看到尾的多数是中老年人和带小孩的家庭,以及一些从西关赶来的广府文化爱好者。年轻人大多看一会,拍个照就离开了。

来逛街的年轻白领刘小姐告诉记者:“这些手工东西虽然有历史,但客观地看并不是特别精美。”她补充说,这些艺人很多都来自从前的国营工厂、艺术团等单位,后来随着改制而流落民间,“按照市场规律逐渐被淘汰,也是正常的”。

艺人的人生离不开“生存”和“传承”

记者在现场采访发现,现场倾情表演的民间艺人在现实生活中都遇到了困扰,在坚守传统文化的同时都为“生存”和“传承”而苦恼。

冠军所在艺术团:

“没有人才”最困难

鸡公榄舞蹈的编舞者、星光艺术团的曹老师告诉记者,他所在的文化站享有政府补贴,平时还有很多中老年协会邀请他们演出,本次夺冠获得的万元奖金也将用于添置新的演出服,暂时没有“生存”压力,他担心的是找不到传人。

星光艺术团的团长王兆元反复向记者说,“没有人才”是该艺术团面临的最突出的问题。彩扎宫灯传承人:

上台表演不忘招徒

海珠区非物质文化遗产彩扎宫灯传承人陆燕红今年64岁了,由于求徒心切,她在台上表演时都不忘问观众:“有没有年轻人有兴趣来学手艺?”对于这个问题,台下没有一个人回答。

红姨说,她每天工作近10小时,还把每个月2000元的退休金也赔进去,女儿都常劝她不要做了。“现在这个时代,机器运转一个钟就可以生产出很多宫灯,我用一双手,同样的时间还贴不好两根金线。”她指着手中正在做的一盏黄色纸宫灯,苦笑着叹息。外省草编艺人:

平时在市郊做“走鬼”

跟红姨一样对“现在这个时代”充满感慨的还有河南籍草编艺人吴改名。上台表演前,别的艺人都在兴奋地拍照,只有他一直蹲在地上编织。他上台时戴着一顶一米多高的草帽子,还披一身草编蓑衣,“我想这样比较特别一点,能吸引大家的注意”。

他16岁扒火车到广州,一直过着流浪生活,今年才在人和镇租下一间10多平方米的小房子,每天在南沙、番禺等他认为“管得宽一点”的地方摆摊。

吴改名的名片上印有“文化艺术传承展演团手工艺委员会副主任”的长长头衔,还有一个在小北路的办公地址,可是他挥挥手说,这其实没什么用,“从不在那里办公,四处流浪,所赚仅够糊口而已”。